举着落叶的小仓鼠

一片叫洛洛的叶子,一只叫潇潇的仓鼠

致郁

不是每个人都会拥抱黎明

不是每个人都需要黎明

或许,也可以选择想要的

只要想要逃离,胆小鬼又何妨,去他的救世主

只要想放弃,为何还要死攥着,去他的责任义务

只要想死,那就去

Let it go,or let me go

Just I want,do it.

甜瘾 吻篇

其实还有……但我不想写了欸……


就是寒江对魅笙告白,魅笙也好笙儿也好他都喜欢,然后白笙就回来了


所以你们自行想象吧


【为照应本篇,已对前篇补充少数剧情】

前文http://04110921.lofter.com/post/1d9114fb_12c0ee2d


没有评论,没有催更,没有动力QAQ


——————————————————————


自从寒江回到未平斋陪伴牧云笙,笙殿下就像转了性子,不仅学起了朝堂的制衡之术,还提出几个可解燃眉之急的策略方案,陛下倚重牧云笙,朝中自然无异议


同时牧云笙也下令,要那穆如寒江守在他身边,以防不测


当然寒江知道,借...

风寒

我被屏蔽得很无奈啊……全部走石墨了……

是的,我又肥来啦,让我看看坑里还有人吗

历史渣,不要杠我,笔芯

熟悉的:看官随意

———————————————————————

https://shimo.im/docs/R0gRwhlDCRcc9Fop/ 点击链接查看「风寒」,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https://shimo.im/docs/7WpDCIpwcaE44Am3 点击链接查看「风寒」,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
最后的结局本来是打算做成小番外,但私心还是想要江笙长长久久直至地老天荒
就…直接写进来了...

风寒

我又肥来啦,让我看看坑里还有人吗

历史渣,不要杠我,笔芯

熟悉的,看官随缘
————————————————————————

“牧云笙,奏报传来,可是穆如将军得胜归来?” 
盼兮进殿之时就已看到臣子递来的奏报,可牧云笙却迟迟不看,盼兮知他心中忐忑,屏退左右,静坐在他的身旁 
直至牧云笙微颤打开折子,却又是冗长的沉默,惹得盼兮也些许不安的询问起来 

“是,当然是,他可是朕大端的穆如将军,战无不胜的穆如寒江”言罢竟是牧云笙少有的朗声大笑,眉眼间尽是因寒江而意气洋洋 
“既如此你刚刚又……”盼兮闻言笑嗔对方 
“我是故意的,盼兮可还记得上次的赌注,如今是你出言先问,便...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当时要写什么都忘了

大纲后续剧情是什么我也好奇啊

完了完了完了

原剧情是什么我都忘了

怎么办怎么办

算了

随便编点吃肉先

一次短暂的告别

可能有段时间不能说

看官随缘

其实在写失眠与嗜睡的章七的时候我已经有点吃力了,所以也在思考,最终还是觉得要认真的写下想要说的一些话

或许看起来很矫情
但这是我本人为人处世的一种强迫仪式
哪怕只有一个人在看《失眠与嗜睡》,我都要郑重地向她道歉

很喜欢江笙
但应该算不上最喜欢的吧
却偏偏选了江笙写文
我应该是最感谢江笙的了

写江笙的文和玩mc是我现在生活中仅剩的乐趣
我在三次元里很平凡,也很孤单
每次发表江笙的文章时都会有小伙伴会支持和喜欢,哪怕是一个小伙伴,我都会好开心

原来,也会有人喜欢我的作品

或许小伙伴是因为江笙,爱屋及乌,但我也很满足

失眠与嗜睡的标题其实就是我现在生活的写照
我的抗压能力应该是很弱吧,所以我需要短暂地...

失眠与嗜睡 章七

没得虐,大概就是日常+梦境

看官随缘

—————————————————————

寒江醒来的时候窗外的天尚未全亮,朦朦胧胧的,却也已经听得到鸟啼
今日的清晨显得格外不一样
确实不大一样了

“牧云笙哦,你说你睡着就睡着了吧,我就在你身旁你居然都不靠过来,非要窝在椅子上,你要落枕了我可不管,而且我不知道你睡着了万一你着凉了我作业咋办,这说好我照顾你你就不能隐瞒病情是吧?”
寒江一出门就开始进入六十年后日常吐槽老伴的模式
咳,不是,寒江就开始表露他别扭的关心,牧云笙自然也是懂得的,所以一路上也仍由着对方,时不时也会理不直气也壮的反驳两句
总归两人的脸上都是带着笑的

“哟,小江啊,今天咋是被哥哥领着的了...

失眠与嗜睡 章六

我觉得我想虐了
虐了就该完结了吧(望天)
毕竟我当时只是想写个八百字而已(扶额)

看官随缘

—————————————————————

饭后寒江就躲在房间平复情绪,寒江觉得如今哪怕只是牧云笙无意的一句话都能把自己撩拨的脸红耳赤
实在丢人

然而尚未等到寒江的心跳恢复正常,牧云笙就带着作业敲开了他的房门
寒江目瞪口呆地看着对方驾轻就熟坐在自己的位置旁边,铺开作业,回头示意寒江过去写作业
“笙儿,你干哈呢这是?”
“不是说特意过来请教人的吗?”牧云笙偏着头眨了眨眼

寒江想起晚间的电话自己应付穆如槊说的话,感觉,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呢

寒江回以一笑,想起早上发生的一件事
考试成绩出来了,就是牧云笙睡着的那...

甜瘾——糖篇

灵感源于——我跑去看剧,被虐的肝疼
以及,我想吃糖

已补充少数剧情,照应后续


看官随缘
—————————————————————

牧云笙是太子,未来的帝王,举国皆知 
牧云笙是半人半魅的祸乱灾星,世人皆晓 
然牧云笙本性如何,却似乎无人知晓,全靠着主观臆断去猜想,去揣测,甚至连他的模样又有多少人知道,又有多少人记得 
 
更别说牧云笙的喜好是有多少人真正清楚 
不过民间传言的一点是真的,牧云笙确确实实是一个画痴 
宫闱里传言的一点也是真的,牧云笙也同样喜欢给美人作画,只是因为他喜欢这眼前水灵灵的无暇的美人,所以他愿意为她们作画 
 ...

【江笙】失眠与嗜睡 章五

看官随缘

不求收藏推荐,只求评论留支笔芯吧
——————————————————————

“如果儿臣心中不乐意如何?”
谦卑,试探,恳请
这是帝王,这是君臣,这是最后的一丝希望

——殿下,殿下贵为太子,不可肆意而为
——亲者为仇,爱人相杀,皇家如此,帝王如此
——殿下执剑,当为黎明一战
——我若执剑,则世人皆遭殃
——那天下人当如何?
——那牧云笙又当如何?
像是破碎的记忆的闪现,争执,劝谏,奉承,嘲讽
一字一句,宛若诛心

“朕可寻出寒江的罪名来迫你从命”
绝望,无助,压抑
层层叠叠,破碎的心更加破碎,最后的奢望也荡然无存

“牧云笙!”
“这是命令!”
被逼入绝境的命令,下达在何其无辜的两人身...

© 举着落叶的小仓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