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着落叶的小仓鼠

一片叫洛洛的叶子,一只叫潇潇的仓鼠

一次短暂的告别

可能有段时间不能说

看官随缘

其实在写失眠与嗜睡的章七的时候我已经有点吃力了,所以也在思考,最终还是觉得要认真的写下想要说的一些话

或许看起来很矫情
但这是我本人为人处世的一种强迫仪式
哪怕只有一个人在看《失眠与嗜睡》,我都要郑重地向她道歉

很喜欢江笙
但应该算不上最喜欢的吧
却偏偏选了江笙写文
我应该是最感谢江笙的了

写江笙的文和玩mc是我现在生活中仅剩的乐趣
我在三次元里很平凡,也很孤单
每次发表江笙的文章时都会有小伙伴会支持和喜欢,哪怕是一个小伙伴,我都会好开心

原来,也会有人喜欢我的作品

或许小伙伴是因为江笙,爱屋及乌,但我也很满足

失眠与嗜睡的标题其实就是我现在生活的写照
我的抗压能力应该是很弱吧,所以我需要短暂地...

失眠与嗜睡 章七

没得虐,大概就是日常+梦境

看官随缘

—————————————————————

寒江醒来的时候窗外的天尚未全亮,朦朦胧胧的,却也已经听得到鸟啼
今日的清晨显得格外不一样
确实不大一样了

“牧云笙哦,你说你睡着就睡着了吧,我就在你身旁你居然都不靠过来,非要窝在椅子上,你要落枕了我可不管,而且我不知道你睡着了万一你着凉了我作业咋办,这说好我照顾你你就不能隐瞒病情是吧?”
寒江一出门就开始进入六十年后日常吐槽老伴的模式
咳,不是,寒江就开始表露他别扭的关心,牧云笙自然也是懂得的,所以一路上也仍由着对方,时不时也会理不直气也壮的反驳两句
总归两人的脸上都是带着笑的

“哟,小江啊,今天咋是被哥哥领着的了...

失眠与嗜睡 章六

我觉得我想虐了
虐了就该完结了吧(望天)
毕竟我当时只是想写个八百字而已(扶额)

看官随缘

—————————————————————

饭后寒江就躲在房间平复情绪,寒江觉得如今哪怕只是牧云笙无意的一句话都能把自己撩拨的脸红耳赤
实在丢人

然而尚未等到寒江的心跳恢复正常,牧云笙就带着作业敲开了他的房门
寒江目瞪口呆地看着对方驾轻就熟坐在自己的位置旁边,铺开作业,回头示意寒江过去写作业
“笙儿,你干哈呢这是?”
“不是说特意过来请教人的吗?”牧云笙偏着头眨了眨眼

寒江想起晚间的电话自己应付穆如槊说的话,感觉,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呢

寒江回以一笑,想起早上发生的一件事
考试成绩出来了,就是牧云笙睡着的那...

甜瘾——糖篇

灵感源于——我跑去看剧,被虐的肝疼
以及,我想吃糖

看官随缘
—————————————————————

牧云笙是太子,未来的帝王,举国皆知
牧云笙是半人半魅的祸乱灾星,世人皆晓
然牧云笙本性如何,却似乎无人知晓,全靠着主观臆断去猜想,去揣测,甚至连他的模样又有多少人知道,又有多少人记得

更别说牧云笙的喜好是有多少人真正清楚
不过民间传言的一点是真的,牧云笙确确实实是一个画痴
宫闱里传言的一点也是真的,牧云笙也同样喜欢给美人作画,只是因为他喜欢这眼前水灵灵的无暇的美人,所以他愿意为她们作画

但还有一个
还未曾有人去证实
甚至还未流传出去,还无人听闻

牧云笙嗜甜
已经不能仅仅只用喜欢来概述了,是嗜...

【江笙】失眠与嗜睡 章五

看官随缘

不求收藏推荐,只求评论留支笔芯吧
——————————————————————

“如果儿臣心中不乐意如何?”
谦卑,试探,恳请
这是帝王,这是君臣,这是最后的一丝希望

——殿下,殿下贵为太子,不可肆意而为
——亲者为仇,爱人相杀,皇家如此,帝王如此
——殿下执剑,当为黎明一战
——我若执剑,则世人皆遭殃
——那天下人当如何?
——那牧云笙又当如何?
像是破碎的记忆的闪现,争执,劝谏,奉承,嘲讽
一字一句,宛若诛心

“朕可寻出寒江的罪名来迫你从命”
绝望,无助,压抑
层层叠叠,破碎的心更加破碎,最后的奢望也荡然无存

“牧云笙!”
“这是命令!”
被逼入绝境的命令,下达在何其无辜的两人身...

【江笙】失眠与嗜睡 章四

看官随缘

不求收藏推荐,只求评论一颗小心心
———————————————————————

两人互道晚安后就各自回房了

其实还有一点
寒江没有问
牧云笙也没有说

那就是为什么牧云笙不愿发生的事情是指什么,又为何会突然思忖自己的未来
或许,那才是困扰牧云笙更为重要的原因

牧云笙没有说,只是因为他自己也不敢确定
前段时间的生日,牧云笙收到寒江送的那管竹笛如今也被精心擦拭过摆放在牧云笙房间的橱柜中,其实迄今为止,牧云笙闲暇时的吹奏也不再用其他的竹笛
——那是一份多么用心的礼物啊,才会这样趁手精致,音色音准音量无一不是制作者花费大量的精力才能调制出现在这管竹笛,对于牧云笙而言,它已称得上毫无瑕疵,...

【江笙】失眠与嗜睡 章三

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要加上一句
智障文笔,看官随缘
————————————————————————

“寒江,是有什么事吗?”
牧云笙并不知道寒江失眠的事情,更不知道寒江那些弯弯绕绕的担忧与不安

“我没事,但你有”寒江定了定心神,暂不去想这些诡异凑巧的烦心事,伸手捏住牧云笙的脸,“兰珏儿呢?你在家犯困她没有察觉到不对劲吗?”
“前段时间牧云德接走了”
“那就没再找人照顾你的起居吗?”牧云德的事情寒江并不想多管,但是兰珏儿照顾牧云笙这么多年,说把人带走就带走,哪怕只听到牧云笙短短一句回复寒江都觉得有些气不打一出来

——牧云家的人倒是清闲,好歹笙儿也是和他们一个姓的,就这么甩手把人放在外面这么些年,都...

【江笙】失眠与嗜睡 章二

智障文笔,看官随缘

————————————————————————

像是宫殿,甚至是帝王的寝宫
那人着一身玄服,即便如此也遮盖不住他的威仪
这寝宫静谧到异常,宫人似乎从来都不敢主动踏入
仿佛床榻上还有一人
那是谁?帝君吗?
看不清他的模样
只知道一身白袍的他与玄衣男子是那般突兀,又是那般自然的融入殿中,如画一般
那人是死了吗?还是,睡着了而已?
似乎玄衣男子的周身充斥的伤痛的气息,他仿佛也矗立在那许久,许久了
是他的帝君陷入沉睡了吗?
谁知道呢

寒江觉得,诡异?
是的,诡异

他觉得这一幕有些似曾相识——他站在那里,注视着笙儿,而笙儿却陷入沉睡,但寒江却记不起在哪里见过
准确说,不是记不起,...

【江笙】失眠与嗜睡 现代篇 章一

灵感来源——我失眠了……
以及我认识豆豆的作品叫《失眠笔记》
取梗于电影,内容由我掰

依旧,智障文笔,看官随缘
——————————————————————

困,非常的困 这是一种无关于精神,无关于大脑,无关于机体的困倦
就是在某些特定情况下应触发的剧情
例如
这是一个有些闷热的下午,穆如寒江同学坐在靠窗的位置,感受着这若有若无的微风,讲台上将近退休的数学老师似乎错拿了语文课本然后又喋喋不休地讲着英语语法,总之撂倒了半个班的学子,虽说是高中生涯,老师也不时用敲击声惊醒几个学子,可这昏昏欲睡的氛围仍是把老师的训斥染得虚无飘渺……
这种情况下,睡觉之于寒江就如一个必触发剧情 其实搁以往寒江早就呼呼大睡了,然...

【江笙】总裁x小下属 小甜饼

现代AU
设定源于@乌拉子 
大纲源于群里的小伙伴

智障文笔,看官随缘
————————————————————————

穆如寒江解散会议后留下牧云笙一起处理项目的一些后续工作,寒江其实特享受这样的时光,牧云笙在工作的时候有专属于他的魅力,尤其是两人专注于同一个目标的时候

“牧云笙,明天中午有空吗?”
“总裁有什么事情吗?”
“我这要说有事你才有空呢,还是说没事你才有空呢?”
“……有空,总裁有什么事情尽管说就是了。”
“也没什么啦,就想请你吃饭”
“吃饭?”
“恩,你刚刚说了有空,那就这么定了,我明天回去接你的”寒江十指交叉支起下巴,眼神温柔却带着不容推辞,虽说寒江身为大企业的CEO,但平时也极少端着架子...

© 举着落叶的小仓鼠 | Powered by LOFTER